• <wbr id="ee22k"></wbr>
    <tr id="ee22k"></tr>

    <nav id="ee22k"><optgroup id="ee22k"></optgroup></nav>

    <nav id="ee22k"></nav>

    1. 國際

      全球能源市場震蕩背后

      霍思伊  2021-11-16 13:44:04

      以天然氣為源頭 引發全球能源市場的震蕩 這種模式未來可能會更頻繁的上演

       

      本刊記者/霍思伊

       

      發于2021.11.15總第1020期《中國新聞周刊》

       

      自2021年年初以來,整個歐洲的天然氣批發價格已飆升至2019年的近五倍。根據可追溯到 2010 年的記錄,英國9月的平均電價達到了189.1英鎊/兆瓦時,是自2010年以來的最高紀錄,幾乎是往年同期的三倍以上。中國的 “煤荒”進一步抬升了全球動力煤價格。布倫特原油在10月下旬突破了85美元/桶的門檻,處于七年來的最高水平,自年初算起,迄今漲幅已超過50%,高盛表示,這是石油行業多年“結構性牛市”的開始。

       

      相對于中國以煤炭作為基礎能源,歐洲對石化燃料的依賴度方面,天然氣的消費占比遠遠高于煤炭。

       

      面對氣荒、煤荒、油荒、電荒,以及由全球能源價格飆升所加劇的全球性通貨膨脹,很多專家認為,一場全球能源危機正在形成。但牛津能源研究所能源轉型研究項目主任詹姆斯·亨德森對《中國新聞周刊》說,當下全球能源市場的震蕩,不能算作危機,只是“市場對一系列因素的重大反應,這些因素同時出現,造成了某種短缺!

       

       

       

      10月13日,一艘從美國出發的LNG船抵達浙江新奧舟山LNG接收站碼頭。圖/中新


      相互交織的全球能源市場

       

      歐洲的天然氣價格從2020年6月就開始上漲,經歷了2021年1月的冬季高峰后,根據天然氣價格的周期規律,會在每年的5~6月間回落到低點,但在今年卻一路上揚。到了6月初,作為歐洲天然氣基準價格的荷蘭TTF中心價格已經達到了25歐元/兆瓦時,往年只有5歐元/兆瓦時左右。

       

      根據國際天然氣協會的《第三季度國際天然氣價格報告》,今年前九個月,歐洲天然氣現貨價格的漲幅達到了357%,在第三季度,歐洲天然氣價格就增長了 2.5倍。歐洲的天然氣市場成為全球能源震蕩的中心。專家分析,供需失衡是直接的誘因。

       

      從供給側來看,2021年疊加了很多不利因素,首先是特殊的天氣。埃信華邁(IHS Markit)大中華區天然氣研究副總監盧瀟對《中國新聞周刊》分析,去年歐洲冬季寒冷漫長,低溫持續到今年5月,采暖用氣比往年多,消耗了很多庫存。同時,受亞洲市場的激烈競爭影響,歐洲5月中下旬才開始往儲氣庫大規模注氣,比往年晚了1個多月。中日韓等國瘋狂補氣,與亞洲各國的能源結構以及強勁的經濟復蘇需求有關。

       

      國際天然氣協會的報告指出,亞洲吸收了全球液化天然氣出口總量的 70%以上,造成4、5月給歐洲的交貨放緩,6月以后的進口一直在下滑。

       

      歐盟四分之三的天然氣消費依賴于從挪威與俄羅斯的進口。路孚特電力與碳首席分析師秦炎對《中國新聞周刊》指出,歐洲今年自身的產氣量下降,挪威后勁不足,俄羅斯對歐洲大陸的天然氣供應縮減,也不像過去那樣靈活,最后歐洲只能更多地依賴進口LNG(液化天然氣),歐洲的買家需要出價更高與亞洲搶貨,因此,在供需緊張的情況下,亞洲LNG現貨的高價進一步刺激了歐洲天然氣價格,補庫失敗又加劇了市場的恐慌心理,進一步抬高價格。

       

      國家能源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中化集團經濟技術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王能全認為,在需求側,今年有兩個“預料之外”:一是歐洲夏季的風和雨水都比往年少,二是世界經濟復蘇的程度。

       

      歐盟統計局的數據顯示,歐洲2020年可再生能源發電量占比已經達到了38%,首次超過化石能源。但從2021年初以來,歐洲長時間海上風速大降,風力發電驟降。全球離岸風電巨頭丹麥沃旭能源(Ørsted)表示,今年4至6月的風速“遠低于正常值”,位列二十多年里最糟糕的三個季度之一?稍偕安唤o力”,歐洲大部分國家退煤步伐又很快,于是天然氣在能源結構中的重要性得以凸顯。目前,天然氣約占歐盟總能源消耗的四分之一。

       

      另一方面,全球經濟復蘇的速度超過預期,尤其是在亞洲,帶來對能源需求的強勁增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計,2021 年全球經濟將增長 6%,足以彌補 2020 年 3.5% 的下降。但即便如此,如果僅從供需來看,實際缺口還不足以解釋當下“史無前例”的天然氣高價。

       

      周大地是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長、中國能源研究會副理事長,他對《中國新聞周刊》分析,新冠疫情發生兩年以來,美國等國帶頭大規模發行貨幣,但生產活動沒有跟上,全球范圍內的通貨膨脹,首先就表現在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從糧食、鋼鐵到石油、天然氣等領域都受到影響,能源領域尤甚。

       

      他還指出,天然氣、石油等能源價格的定價機制是期貨引導現貨,市場投機行為很多,實際上變成了一個金融市場。在這輪暴漲中,對未來市場的恐慌性“預期”明顯放大了供需之間趨勢性變化的幅度。比如,對天然氣的需求增長2%,但體現在價格上可能會上漲20%~30%?傊,天然氣高價在部分程度上是被“炒”起來的。

       

      秦炎也觀察到,這一輪全球天然氣價格漲幅的1/3都和期貨期權這種金融衍生品的交易有關。她所在的路孚特在倫敦證券交易所集團旗下,是全球最大的金融市場數據提供商。秦炎發現,10月初,歐洲TTF(荷蘭天然氣虛擬交易中心)價格“一下子”漲到100歐元/兆瓦時以上,就是因為大型投資機構的投機倉位多,動輒上億,這些期貨期權的投資組合放大了市場的波動。

       

      以全球天然氣價格暴漲為開端,引發了一系列能源價格和電價的上漲,這一切不是單線的,而是相互交織的。首先是歐洲風電的減少引起的電荒與電價高企。同時,擁有世界上最大碳排放交易體系(ETS)的歐盟今年收緊了許可證的交易,從而推高碳排放的價格。發電廠因此傾向于選擇碳排放相對少的天然氣,而不是煤炭,隨之抬升天然氣價格。而隨著天然氣價格的暴漲,發電廠又退而選擇燒煤,這又進一步加劇了碳價的上漲。

       

      在歐洲碳價與天然氣價格同步飆升之際,全球煤炭和石油的價格也在上漲。

       

      10月上旬,中國動力煤期貨每噸最高至約1700元,創歷史新高。而太平洋另一側的美國今年來的煤炭價格漲幅達到400%。由于天然氣價格過高,美國已經重啟煤炭發電廠。彭博社數據顯示,美國電力生產商今年的煤炭消耗量預計將增加19%,而美國煤炭供應在冬季來臨前將處于20年低點,2022年生產的全部煤炭幾乎已經被預定售出。此外,歐洲ARA三港動力煤價格也從年初的67美元/噸漲到10月中旬的268.5 美元/噸。

       

      天然氣的全球化


      西班牙副總理兼生態轉型部長特蕾莎·里貝拉將當下比作1970 年代的石油危機。但和歷史上的幾次能源危機相比,這一輪全球能源價格暴漲首先發生在天然氣市場,而非石油市場。在9月時,媒體更喜歡用“天然氣危機”來形容正在發生的一切。

       

      大衛·法伊夫曾是國際能源署的石油市場部門負責人,目前是國際能源及大宗商品價格評估機構阿格斯的首席經濟學家。他對《中國新聞周刊》分析,過去,石油市場的波動比天然氣和煤炭市場更明顯,后兩者對本地或區域供應的依賴程度更高。然而,隨著液化天然氣貿易份額的上升,天然氣市場也逐漸全球化。在盧瀟看來,天然氣市場的全球化,主要是因為2017年以來LNG貿易量的上漲,其中最大的增量來自中國。

       

      中國2017年開始實行“煤改氣”政策后,迅速開啟了瘋狂LNG進口之路。當年LNG進口量就達到了3800萬噸左右,占全國天然氣總進口量的一半,比上年增長了50%以上。2017年9月,中國超過韓國成為世界第二大液化天然氣進口國,排在第一位的是日本。此后,中國LNG進口增速連續奪得全球第一,到2021年第二季度,中國超越日本,成為全球最大的LNG進口國。

       

       

       

       

      2020年,中國天然氣消費量接近3300億立方米,相當于歐洲消費總量的六成以上,僅次于天然氣管網高度發達的美國和天然氣資源大國俄羅斯,位居世界第三位。盧瀟指出,中國天然氣的需求快速增長,對整個天然氣市場的供應體系和價格都形成壓力。

       

      中國的天然氣需求有很強的的季節性,近年的新增主要來自其華北地區“煤改氣”后的冬季采暖供氣需求,有兩個因素會影響可能的缺口:一是中俄天然氣管道東線未來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滿足華北需求,2018年中俄簽署的30年合同規定輸氣量是逐年增加的,經過數年才能達到每年380億立方米。二是中國的儲氣能力。

       

      中國當下的儲氣能力和發達國家相比仍有很大差距。盧瀟介紹,中國今年的天然氣需求量大約在3700億立方米,但地下儲氣庫的調峰能力目前只有約160億立方米,占總需求的4%~5%,而歐洲的地下儲氣工作氣量能占20%以上,美國也有16%,因此“中國的調峰能力遠低于發達市場,因此冬季保供很被動,被迫大量季節性采購LNG”。

       

      2018年以來,中國進入儲氣庫建設高峰,“三桶油”紛紛加大布局,就在2021年10月18日,中石化建設的衛11儲氣庫開始注氣,標志著華北最大地下儲氣庫群建成投產,總庫容可以達到100.3億立方米。中石油計劃到 2030 年新建 23 座地下儲氣庫。

       

      不過,盧瀟也強調,中國未來會增加儲氣的布局,但短期對于減少對全球天然氣市場價格波動的影響,起到的作用也是有限的,因為國內天然氣的需求也在不斷增加,“二者是不斷追趕的狀態!彼f。

       

      王能全分析,目前,天然氣市場的全球化還處于第一階段,全球LNG交易量剛超過管道氣。隨著全球化趨勢的加劇,未來,天然氣市場、石油市場和煤炭市場之間的聯動,可能會出現一些新的情況!氨热缫蕴烊粴鉃樵搭^,引發全球能源市場的震蕩,這種模式未來可能會更頻繁地上演!蓖跄苋f。

       

      能源系統“房間里的大象”


      隨著全球天然氣產量的激增,到了2019年,IEA(國際能源署)執行董事法提赫·比羅爾公開稱,天然氣和液化天然氣已提前進入黃金時代。但兩年以后,IEA卻在2021年5月發布的《2050年凈零排放路線圖》中寫道,為了在2050年實現凈零排放并確保全球氣候變化控制在1.5℃之內,除了截至 2021 年已經承諾的項目之外,不應再批準開任何新的油氣田。

       

      IEA對天然氣態度的巨大轉向,揭示出近兩年全球能源轉型背后的理念變化:對可再生能源的信心和對氣候變化的恐懼。

       

      2019年以來,各國的能源轉型進入深水區。目前,全球已有40多個國家政府承諾到2050年實現凈零目標,歐盟2020年更新了自己的減排目標,要求到2030年將溫室氣體排放量與1990年相比至少減少55%,上調了此前設定的目標是40%,且計劃到2030年將可再生能源份額提至40%。

       

      這種政策導致各國將天然氣、煤炭與石油共同列為可再生能源的對立面,成為加速退出的對象。在氣候變化的總目標下,人們漸漸忽視了天然氣。

       

       

       

      10月7日,在英國芬斯坦頓的一處油庫,政府部門部署了一支應急油罐車隊,以緩解燃料危機。圖/視覺中國

       

      卓爾德環境研究(北京)中心主任兼德國能源轉型智庫高級顧問張樹偉對《中國新聞周刊》說,未來,天然氣的重要性會不斷上升。從短期來看,電力部門中,只有天然氣可以更好地與風光匹配,歐洲等國退煤之后,風光缺乏時,天然氣必須跟上,沒有其他替代品。

       

      燃氣機組啟停靈活,冷啟動時間僅為燃煤電廠的幾十分之一,可以實現分鐘級的響應,更適合電網短時間內的負荷變化,且成本較低,因而是電網調峰的更優選擇。

       

      更糟糕的是,如果沒有足夠的天然氣,只能轉向煤炭。英國的一家大型煤電廠今年已經連續60多天為電網供電,2020年同期,只活躍了四天。大宗商品信息服務商ICIS在近期的一份報告中指出,“昂貴的天然氣+不穩定的可再生能源”的組合正在加劇歐洲對高排放煤電的依賴。

       

      那么,未來是否是下一個天然氣“黃金十年”?

       

      專家普遍認為,從全球來看,天然氣作為重要的“過渡能源”還會存在很長一段時間,這個階段是能源結構轉型中難以跨越的。但對其在能源結構中的占比趨勢,還很難預測。

       

      在談論天然氣的未來時,早在2018年,能源研究所(EI)主席Malcolm Brinded就說過一句頗具意味的話:“全球能源系統的房間里有一頭大象,它叫天然氣!

       

      能源轉型過于激進?


      全球能源市場震蕩已經引發了一場更為廣泛的討論:當下的供需失衡是否可以歸咎于此前的能源轉型過于激進?

       

      阿格斯首席經濟學家大衛·法伊夫對《中國新聞周刊》說,“這里有多個驅動因素在起作用,其中一些可能是暫時的,由意外的極端天氣和全球新冠大流行造成;另一些突出了能源供應鏈中更長期和更持久的結構性瓶頸,部分原因是對傳統能源和基礎設施的投資不足!

       

      埃信華邁能源上游研究總監朱坤鋒對《中國新聞周刊》指出,2014年油價暴跌之后,整個石油行業對上游的投資開始減少。2020年,全球幾大主要石油公司都制定了自己的能源轉型策略,并調整了資產組合。無論是國際組織、行業協會,還是石油行業的投資者在這一年“突然”都形成共識:可再生能源必須成為公司戰略的更重要組成,這種共識促使傳統石油企業的轉型加速。

       

      長期研究大型石油公司戰略的朱坤鋒分析,全球石油公司目前可以分為三類,第一類是“激進派”,比如英國石油公司(BP),明確提出上游產能未來要削減40%,不再進入新的國家投資上游項目。第二類是?松梨、雪佛龍這種轉型相對慢的美國公司。這類企業對轉型的基本判斷是未來油氣的需求還會持續,因此目前在轉型的投資主要集中于CCUS(碳捕獲、利用和封存技術)技術的研發。

       

      第三類則是更為多數的“中間派”,以殼牌和道達爾能源為代表,沒有貿然大舉進入新能源,而是“兩手抓”,主要通過對上游資產組合的優化來支撐轉型,比如增加天然氣的投資比重,向利潤率更高的資產組分傾斜投資,或賣掉部分排放“大戶”資產。殼牌此前就稱自己不再是一個石油公司,而是天然氣公司!暗词官Y產組合中傳統能源的利潤很好,也不可能完全回到以前的運營模式,未來,能源轉型的戰略性方向是不會變的!敝炖やh說。

       

      當下,全球能源結構仍以化石能源為主。2020年,煤炭、石油和天然氣在全球能源供應中占80%,歐盟約四成的電力消費來自于天然氣和煤炭。伍德麥肯茲的數據顯示,全球對化石能源上游投資,從2014年近1萬億美元的峰值,到2021年已降至不到4000億美元。2021年,全球油氣勘探開發低迷,投資僅為約3100億美元,較2019年水平下降30%。國際評級機構穆迪認為,這一數字須達到5400億美元,才足以應對未來幾年可能出現的能源不足。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全球能源政策中心高級研究員、歐洲能源智庫Agora能源轉型論壇高級顧問涂建軍說,“實事求是地說,無論歐洲還是中國,前幾年在去化石能源問題上,步子確實邁得比較快,有些手段可能比較生硬。實際上,如果能源轉型做得好,天然氣就不會那么重要,協調工作做得不好,反而強化了天然氣在能源轉型中的重要性!彼f。

       

      牛津能源研究所(OIES)能源轉型研究項目主任詹姆斯·亨德森對《中國新聞周刊》說:許多政府只是在談論盡快從能源結構中去除化石能源,并盡可能多投資于可再生能源!八麄兺浀氖,這不是一個開關,你按一下就行,這將是一個持續數十年的過程!焙嗟律f。

       

      涂建軍指出,經過這一次教訓,未來各國的能源政策應該會更平衡一些。

       

      更加韌性的能源系統


      “能源貧困”成為近幾個月歐洲的最“熱”話題。從8月開始,西班牙馬德里的抗議者們每個月都要走上街頭控訴無法支付的賬單。

       

      法國已承諾設置價格上限,并計劃向貧困家庭提供每人100歐元的電費補貼。西班牙削減了電稅,并將超過26億歐元的能源公司利潤轉移給消費者。歐洲大多數國家正使用減稅、補貼等緊急措施以保護被電費賬單困擾的“最脆弱的人群”。但這些都是短期措施。

       

      英國和西班牙這一輪的電價漲幅最大,前者的供電有接近四成來自天然氣,后者可再生發電比例非常高,2020年已經達到了53%。所以西班牙近年來一直在抨擊歐洲電力市場的設計,或者說,以邊際成本為基礎的定價機制。

       

      關于定價問題,秦炎解釋,一般認為,可再生能源的度電成本接近于零,但可再生能源的波動性大于化石能源,隨著它大規模并網后,為了滿足系統對靈活性的更高要求,就需要額外的資源投入,比如火電備用機組、電池儲能能力、調峰和電網靈活性改造等設施,這些都屬于可再生能源發電的“系統成本”,但現有的定價機制無法反映。

       

      實際上,早在今年年初,歐洲輸電系統運營商聯盟(ENTSO-E)就發布了《2030年歐洲電力市場設計方案》,指出當前的歐洲電力市場需要重新設計,否則不足以適應2030年及之后的能源轉型。

       

      秦炎表示,這一次的天然氣價格暴漲帶動電價的飆升,讓各國開始反思,當達到這個臨界點的時候,整個電力系統的設計、邊際成本定價機制是否需要重新調整,以更好地適應可再生能源為主導的電力系統。

       

      在涂建軍看來,間歇性可再生能源的大規模并網需要系統性的中長期解決方案。換句話說,短期內如果沒有一個前瞻性的新型電力系統建設的理論框架和行動方案,可能會給經濟、政治還有系統穩定性方面帶來一些挑戰。

       

      穩定而靈活的電力系統,是大的能源系統的一部分。張樹偉把最近的價格暴漲,視為“對能源系統與社會彈性的一次壓力測試”。

       

      進入11月,世界離冬天越來越近。但10月底以來,全球能源價格開始有緩慢的跌勢,因為近期的預測顯示,歐美可能迎來一個“比正常溫度略高一些”的暖冬,這是拉尼娜帶來的,在中國,它卻帶來了今年的第一場全國性寒潮和第一場雪。

       

      秦炎分析,10月中旬以來的整體看跌趨勢,主要是由于氣象預報認為今年冬季會“偏暖”,緩解了市場的緊張情緒。市場也逐漸趨于理性,因為“一些炒家沒了”。

       

      但還存在一些不確定性。比如,俄羅斯的任何表態都會造成歐洲天然氣市場的短期波動。10月底的最大下跌源于普京承諾在11月8日前為歐洲額外增加天然氣供應,但幾天前俄羅斯輸入歐洲的天然氣“倒流”,轉而從德國向東流向波蘭,讓TTF期貨價格再次反彈。

       

      專家指出,關鍵還是要“看天”,如果今年是冷冬,天然氣價格會繼續上漲,上漲到何種程度很難預測,如果是暖冬,可能會維持小幅下跌,但由于供需偏緊,預計整個冬天仍會在高位,轉折點會出現2022年4月,也就是供暖季結束以后。

       

      分析機構普遍認為,由于長期的結構性供需矛盾,至少到 2022 年中期之前,當下的“能源牛市”仍有更大的運行空間,高盛仍預測油價可能突破每桶100美元。法伊夫指出,在某種程度上,市場波動是必然會發生的,而且無法避免。在能源轉型期間,這將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