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ee22k"></wbr>
    <tr id="ee22k"></tr>

    <nav id="ee22k"><optgroup id="ee22k"></optgroup></nav>

    <nav id="ee22k"></nav>

    1. 社會

      城市故事∣失落的“藥都”,石家莊何以新生?

      孫曉波  2021-11-16 13:40:42

      傍晚六點下班換掉藥廠的衣裳 妻子在熬粥我去喝幾瓶啤酒 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廈崩塌

       

      搖滾樂手姬賡獲政府特殊津貼的消息,近日讓河北省會城市——石家莊刷了一次存在感。

       

      據石家莊市政府文件顯示,姬賡以樂隊成員身份獲批成為“2020年度石家莊市政府特殊津貼專家”。根據《石家莊市政府特殊津貼專家選拔管理辦法》,姬賡在2021年1月1日至2024年12月31日期間,每月可以拿到500元的專家崗位工作津貼。

       

      姬賡是石家莊本土搖滾樂隊“萬能青年旅店”貝斯手,這一消息曝光之后引發關注和熱議,連同他創作的廣為傳唱的《殺死那個石家莊人》也再次沖上熱搜。

       

      他在歌詞里寫道:“傍晚六點下班換掉藥廠的衣裳,妻子在熬粥我去喝幾瓶啤酒,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廈崩塌”,喚醒了人們對于曾經無限輝煌,但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中“崩塌”的醫藥重鎮石家莊遙遠的記憶。

       

      昔日榮光與“藥都”之謀

       

      對生活在石家莊的人來說,制藥企業散發出來的味道是他們一生的記憶。有網友回憶稱:“小時候石家莊被戲稱為‘五味街’”。在那個年代,藥廠職工是讓人羨慕的職業,藥廠提供職工宿舍、食堂、醫院、俱樂部、幼兒園、托兒所……從工作到生活,從出生到終老,涵蓋一生。

       

      而這一切源于1953年,舉全國之力建設的大型制藥企業——華北制藥落地石家莊。

       

      1946年,由于醫藥物資奇缺,青霉素售價堪比黃金:20萬單位的盤尼西林(青霉素)重0.12克,但價格相當于0.9克的黃金。為了解決這一問題,國家投資超過7000萬元,匯集全國醫藥技術骨干,齊赴石家莊建設華北制藥。

       

      華北制藥因此被譽為“共和國的醫藥長子”“抗生素發祥地”。1958年,華北制藥第一批青霉素正式下線之后,徹底結束了中國青霉素依賴進口的歷史,售價也降低至幾毛錢一支。

       

      作為中國抗生素行業的“黃埔軍!,華北制藥培養了大量的制藥技術人才,使石家莊在全國制藥行業占有絕對的龍頭地位。

       

      這是石家莊醫藥產業最為高光的時刻。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華北制藥72米高的玉米機械化倉庫工作塔(俗稱“淀粉塔”),是石家莊乃至全省最高的現代化建筑,是石家莊的地標性建筑,至今當地人仍對此津津樂道。2019年4月12日,華北制藥廠還入選了“中國工業遺產保護名錄(第二批)” 。

       

      石家莊也因藥而興,成為中國最大的醫藥工業基地之一。制藥業也成為石家莊市的主導產業之一,在經濟社會發展中占有重要地位,深刻地影響石家莊城市的發展格局,石家莊也借此從重要的交通樞紐,成為新興工業城市。

       

      直到上世紀90年代,河北醫藥產業產值仍然位居全國第二位,而石家莊占據了河北醫藥產業70%的資源。到2000年,石家莊醫藥產業實現產值僅次于上海,名列各省會城市之首,實現利稅則居全國第一。至2002年,石家莊入統醫藥工業產值127億元,銷售收入154億元,均居全國大中城市之首。

       

      正因為此,2003年石家莊將建設“藥都”寫進了城市發展規劃中,總體目標是:2005年建成“藥都”雛形,2010年建成“中國最大的‘藥都’”,以期“藥都”成為石家莊的“城市名片”。當時石家莊通過媒體對此進行了廣泛宣傳。

       

      理想很豐滿,但現實有些骨感。

       

      如今,石家莊不僅沒有按照既定計劃,打造成“中國最大的‘藥都’”,而且2015年后,以石家莊為主力的河北醫藥產業產值在全國已跌至10名開外。

       

      以至于2019年底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時任河北省發改委主任黨曉龍坦言,“2010年以來,河北生物醫藥產業在新一輪產業技術變革和區域生物醫藥產業布局熱潮中,逐漸失去了原有的優勢地位,存在著產品升級緩慢、創新能力薄弱、人才資源流失、市場競爭力下降等突出問題!

       

      河北經貿大學教授董葆茗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石家莊醫藥產業衰落的原因,一方面是醫藥產業只有大企業,沒有形成生態;另一方面,很關鍵的是,當時大的龍頭企業都是國企,體制機制上面,尤其市場理念、市場思想,沒有跟上時代步伐。

       

       

       

      一位花甲老人在建于上世紀50年代的華北制藥職工宿舍前駐足。圖/中新圖片

       

      加之環保壓力下,華北制藥與石藥集團等原料藥大戶的多家子公司或選擇搬遷,或進行環保改造,耗費了巨大成本。華北制藥作為國內抗生素生產量最大的企業,甚至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抗生素生產基本處于全面停產狀態。

       

      董葆茗表示,2003年之后,石家莊幾個醫藥龍頭企業發展相繼出現一些問題,包括環保要求下醫藥產業的搬遷,一些企業股改中出現的問題,抗生素、原料藥的生產受到影響等一系列的變化影響了企業的轉型發展,沒有龍頭企業的支撐,石家莊醫藥產業的發展也因此受到影響。

       

      “河北省醫藥產業目前的基本狀況是:跌勢嚴峻、形勢急迫!焙颖笔〈龠M醫藥產業發展專題調研組2018年在《河北省醫藥產業發展的障礙因素與創新路徑》(以下簡稱《報告》)中得出了這樣的一個結論,石家莊醫藥產業首當其沖。

       

      當年,石家莊的官員曾斷言:用不了多久,石家莊肯定會以中國“藥都”的雄姿屹立在華北大地。20年之后的今天,石家莊發布的推進醫藥產業發展的文件,甚至沒有再出現“藥都”字眼。

       

      不進則退,慢進也是退


      實際上,石家莊不是沒有機會成為國內名副其實的“藥都”。

       

      2003年,根據國家高新技術產業發展指導意見,石家莊向國家發改委正式遞交了建設國家生物產業基地的申請。2005年11月25日,石家莊接過“國家生物產業基地”的牌匾,成為中國首批獲準設立的三大國家生物產業基地之一。

       

      然而,快人一步的石家莊,在之后卻并沒有走在前列。究其原因,前述《報告》歸因于政府重視程度不夠,體制改革落后,責任主體不明確。這自然也是石家莊的醫藥產業發展的癥結所在。

       

      對于石家莊而言,產業扶持政策的缺失,積極招商意識的匱乏,以及相對不完善的配套措施,這些都使得石家莊在醫藥產業轉型和發展慢人一步。

       

      一個典型的案例就是,2010年河北華安生物藥業的胃癌疫苗項目。當時,該項目首選地就是石家莊市,但因為地方政府土地指標緊張遲遲難以落實,最終該項目落戶安徽省蕪湖市。

       

      從產業結構上來說,董葆茗表示,石家莊醫藥產業產品結構上主要是原料藥,附加值并不高。石家莊“按照原料藥的速度來發展,人家是按照成品藥的速度來擴張。雖然也一直在進步,但速度上被拉開了”。

       

      城市的產業發展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慢進也是退,當其他城市高速發展的時候,自己在轉型過程中沒有跟上,被超越也是必然。

       

      近年來石家莊乃至河北省,確實回應了前述《報告》所提出的問題,出臺一系列推進措施鼓勵醫藥產業發展。比如,將生物醫藥產業納入構建現代工業體系,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重點發展領域。為了避免重蹈華安生物藥業的胃癌疫苗項目落戶他地的覆轍,2019年河北省《關于支持生物醫藥產業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政策》中,第一條政策即是“加大土地定向供給力度”。

       

      石家莊層面,還設立了規模50億元的生物醫藥產業發展基金,重點培育和引進領軍企業、高成長性中小企業和重大項目。一些老牌藥企,如華北制藥2020年收到政府補貼金額超過1億元。高規格的政策扶持和大手筆的資金補貼背后,是石家莊乃至河北重振醫藥產業的強烈愿望。

       

      今年9月底,石家莊出臺《全力做大做強醫藥產業行動計劃(2021—2023年)》。行動計劃提出了新的發展目標:到2023年,營業收入突破1000億元,年均增長15%左右;培育生物技術藥、高端化學藥、優質中藥、高端醫用康復器械、公共衛生防護用品等全國龍頭企業15家以上,基本建成全國重要的生物藥及化學藥制劑創新引領區、知名企業聚集區、總部研發基地、原料藥和小品種藥(短缺藥)集中生產基地,實現由制藥大市向制藥強市跨越。

       

      中國社科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陳耀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從產業結構與新興產業布局的角度來說,石家莊醫藥產業確實是比較有優勢的產業,從京津冀總體上來講,醫藥產業本身也是一個大的發展方向,差異化定位的行業。

       

      董葆茗表示,石家莊一直有發展醫藥產業的意愿,也有傳統和基礎  ,各方面的時機也比較合適。他認為,圍繞著大健康產業,石家莊醫藥產業的發展可以預期。

       

      但他同時指出,石家莊醫藥產業的發展也存在制約因素。一方面,高端人才,特別是高層次經營管理型人才稀缺;另一方面,制藥企業研發也制約了醫藥產業的發展。

       

      董葆茗表示,石家莊缺乏好的藥科大學,對醫藥研發“支撐力度不夠”。而石家莊醫藥產業資本、并購之類并不活躍,擴張速度也會受到很大影響。

       

      民革石家莊市委員會2020年一份題為《關于石家莊生物醫藥產業發展的幾點建議》的提案也指出,石家莊醫藥產業發展存在優惠政策受益企業覆蓋面不夠廣泛,石家莊醫藥界的龍頭企業普遍存在產品單一、重復建設和過度競爭等問題。

       

      這份提案還指出,融資渠道狹窄,限制了石家莊醫藥產業的規;l展;高層次人才緊缺,影響了石家莊醫藥產業的創新能力。

       

      無獨有偶,民建石家莊委員會一份把生物醫藥產業打造成為該市“一號產業”的建議也指出,石家莊生物醫藥產業集聚程度相對較低,對龍頭企業的吸引力較弱,產業園區配套建設與企業實力整體不強,以及高端創新主體數量不多,創新藥研發少,高端人才數量嚴重不足、國際化程度不高,專業技術過硬的人才短缺,引進落地的高端科研成果不多,引領帶動作用發揮不強等問題。

       

      石家莊想要浴“藥”新生,可能還需要在更多的層面發力。

       

      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