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ee22k"></wbr>
    <tr id="ee22k"></tr>

    <nav id="ee22k"><optgroup id="ee22k"></optgroup></nav>

    <nav id="ee22k"></nav>

    1. 經濟

      安徽16市近一半主動融入跨省都市圈,是“投靠”還是借力?

      孫曉波  2021-11-16 13:56:29

      打破行政壁壘主動“入圈” 已成為近年來安徽快速發展的密碼

       

      安徽又雙叒叕有城市要融入跨省都市圈了。

       

      日前,安徽宣布:支持宿州、淮北深度融入徐州都市圈,推動省際毗鄰地區探索一體化協同發展新機制,共同打造產城融合新城區。

       

      宿州、淮北均位于皖北地區,兩座城市相鄰不過40公里,兩市人口總計700余萬,是安徽發展相對滯后的區域,宿州、淮北地理位置上與江蘇徐州相近,在徐州都市圈的輻射范圍。

       

      這是安徽主動讓地方城市融入跨省都市圈的最新舉措,打破區域和行政壁壘主動“入圈”,似乎已經成為近年來促進安徽經濟發展的密碼。

       

      12市被四大都市圈“瓜分”

       

      截至目前,安徽省的12座城市正在被4個都市圈“瓜分”,占據了全省16個地級市的三分之二。其中有4個城市同時加入2個以上都市圈。

       

      這4個都市圈分別是:合肥都市圈、南京都市圈、杭州都市圈以及徐州都市圈。

       

      合肥都市圈,是安徽唯一的省內都市圈。

       

      2009年,安徽省以省會合肥市為中心打造合肥都市圈,涵蓋安徽經濟實力最強的城市群,包括蕪湖、滁州、馬鞍山、蚌埠、淮南、六安、安慶、桐城(縣級市)8個城市。

       

      2020年合肥都市圈的經濟總量(GDP)接近25000億元,占全省比重的60%,是安徽省經濟增長的核心動力。合肥GDP達10045.72億元,進入萬億俱樂部,位列省會城市十強第9位。

       

      合肥一枝獨秀之外,蕪湖、滁州在全省經濟總量也排在第2位和第3位。2020年,蕪湖GDP為3753.02億元,滁州為3032.1億元。

       

       

       

      四大都市圈情況對比

       

      這四大都市圈中,其他3個都是跨省都市圈。南京都市圈是其中一體化程度最高,也是“!弊疃嗟囊粋。由于在地理和心理上的親近關系,三面接壤安徽的江蘇省會南京,常被網友調侃為“徽京”。

       

      以都市圈內馬鞍山為例,其與南京市區直線距離不到50公里,且交通便利。以至于,馬鞍山不少人,經常周末去南京游玩、購物,而且很多馬鞍山人從小就操著一口熟練的南京話。

       

      最近,馬鞍山因為一則“南京是省外”的友情提示出圈,引發普遍關注。

       

      馬鞍山官方微博賬號@馬鞍山發布 11月4日發布一則“友情提示”:省內返馬不用核酸檢測,但特別強調了一句:“特別提醒:南京是省外,要做的!边@一舉動,足見馬鞍山融入南京都市圈的程度。

       

       

       

      圖/安徽交通廣播公眾號截圖

       

      地跨蘇皖兩省的南京都市圈,是中國最早跨省共建的都市圈,經濟總量達到41707億元,成員城市包括南京、鎮江、揚州、淮安、馬鞍山、滁州、蕪湖、宣城八市。其中,安徽省有四個地市,城市數占比50%,是輻射安徽城市最大的跨省都市圈。

       

      南京的城市軌道交通也將與滁州和馬鞍山連通。江蘇省發改委日前批復南京至馬鞍山和滁州鐵路(南京段)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根據《南京市2021年經濟社會發展重大項目計劃》,寧馬城際(南京段)軌道交通工程將于今年12月份“推進前期工程,開展工程施工”。

       

      在南京經濟圈的輻射和帶動下,滁州市、馬鞍山市都受益良多,特別是滁州市受到來自南京的交通、醫療、教育、工業等全方位輻射,迅速超過省內其他城市,成為安徽排名第三的經濟大市。

       

      “瓜分”黃山的杭州都市圈,是以杭州為中心所建設。2020年GDP總量超過3萬億元,涵蓋了杭州、湖州、嘉興、紹興、衢州以及黃山6市。

       

      2018年,因為黃山的加入,杭州都市圈正式進入“跨省”時代,而宣城2020年11月20日起也已成為杭州都市圈的觀察城市。

       

      現在黃(山)杭(周)高鐵將兩地交通時間縮短至1個多小時,作為旅游城市的黃山,游客中有約70%是從杭州過去的。而杭州都市圈城市普遍存在空間不足的狀況,黃山、宣城具備良好的承載能力,能有效承接杭州都市圈的項目。

       

      最后一個徐州都市圈,雖然相比前3個,綜合實力相對弱一些,存在感也低很多,但處于淮海地區的核心區域,具有發展潛力。

       

      根據合作規劃,未來徐州會與宿州和淮北合作,共建超過5個大型產業園,而且還有建設軌道交通的計劃。其中,宿州與徐州已簽署《共建宿州徐州現代產業園區合作框架協議》,兩市交通、生態環境、教育、衛健、醫保、交旅等部門簽署合作協議。

       

      如果這些計劃可以順利實施,必然能夠促進皖北等欠發達區域的發展。

       

      “談不上什么‘賣身投靠’”

       

      中國區域科學協會理事長肖金成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皖南是南京的輻射范圍,皖中是合肥的輻射范圍,皖北像宿州、淮北與徐州聯系非常緊密,徐州雖然達不到都市的規模,但它確實是蘇豫皖交界的一個中心城市,宿州、淮北和徐州一體化發展“非常合適”,皖北地區應該和徐州緊密合作,接受徐州的輻射。

       

      肖金成表示,安徽在這一輪區域發展非常明確,就是和都市圈聯系,主動融入長三角!鞍不针m然屬于中部地區,但實際上和中部地區沒有太多的聯系,且屬于同質性地區,對它有輻射帶動作用的是長三角,融入長三角對安徽發展十分有利!彼f。

       

      近年來,安徽地方城市在融入都市圈上確實非常主動。以南京都市圈為例,由于地緣上的接近,為了加速融入南京都市圈和對接滬蘇浙長三角區域,馬鞍山甚至專門成立了一個“寧馬省際毗鄰地區新型功能區管委會”。

       

      安徽網紅城市蚌埠,在進入到合肥都市圈后,也向南京市政府報送了《關于申請加入南京都市圈的申請》,當時蚌埠發改委主要官員還赴南京對接加入南京都市圈有關事項。

       

      “根據區域的不同情況,和周邊發展比較好的區域加強合作,主動融入,對區域的發展很有好處”,肖金成說。

       

      不過,肖金成也表示,融入的過程實際是一體化的發展的過程,“不是說往上貼就能融入”,是借助自身優勢,市場和產業鏈與它對接;也不是有網友所說的“賣身投靠”,是消除行政的壁壘,主動把產業鏈條對接、聯系,把自身的優勢發揮出來。

       

      行政壁壘被廣泛認為是阻礙城市和區域融合發展的“絆腳石”。肖金成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這種壁壘有時候看得見,有時候看不見。比如說企業的投資、項目能不能從滬蘇浙轉移到安徽,能不能一視同仁;企業能不能沒有顧忌地把投資轉移到安徽,轉移到皖北地區,有沒有障礙等。消除行政壁壘,經濟要素才能夠無障礙地流動,才能夠促進區域經濟的聯動發展。

       

      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陳耀也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融入跨省都市圈并非賣身投靠,而是基于經濟發展規律的聯系,談不上什么“賣身投靠”。

       

      陳耀表示,都市圈的中心城市確實會吸附一些周邊城市的優質資源向其集聚,這是不可避免的,一定時期內可能會對周邊城市的發展帶來一些負面影響。但從長遠來看,都市圈一體化推進,會為周邊城市帶來更大發展空間和機遇。

       

      事實上,安徽主動融入跨省都市圈,也得到了實惠。

       

      清華大學區域發展研究院、清華大學中國發展規劃研究院日前聯合發布的《長三角地區人類發展進程報告(2010-2020)》指出,長三角的快速發展及其產生的輻射帶動效應,推動了周邊城市實現跨越式發展,皖北、皖西、皖南地區的城市進步最快,縮小了與發達城市之間的差距。

       

      前述報告課題組組長、清華大學中國發展規劃研究院執行副院長楊永恒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專訪時表示,由于地緣優勢,安徽一直以來是江浙滬產業轉移目的地之一,隨著融入長三角區域一體化戰略,承接江浙滬產業轉移有加快的趨勢,這也推動了江浙滬地區部分產業外溢到安徽。

       

      這種主動融入跨省都市圈的發展模式,對其他地方也有借鑒意義。肖金成舉例說,比如江西的贛州,面向珠三角;上饒、景德鎮面向長三角;九江面向武漢;宜春、萍鄉面向長沙、株洲、湘潭。其中,上饒、景德鎮也在杭州都市圈的輻射范圍內。

       

       

      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